投稿 登录 | 注册

易贝乐少儿英语: 开放OMO平台,打造共赢教育生态

发布时间:2020-09-29      作者:编辑部  
分享:
易贝乐少儿英语CTO祝汉涛认为,易贝乐选择对外发布OMO开放平台,是希望在后疫情时期拥抱开放,实现行业共赢。

易贝乐少儿英语CTO祝汉涛认为,易贝乐选择对外发布OMO开放平台,是希望在后疫情时期拥抱开放,实现行业共赢。

祝汉涛

易贝乐少儿英语CTO

采编|李慧 文|何静怡

责任编辑|苏莉娜 图|由受访者提供

2020年初,突然而至的新冠疫情改变了人们的正常生活轨迹,为了让孩子在超长寒假期间能够继续学习,教育部提出“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创立于2008年的易贝乐少儿英语第一时间响应政府号召,将线下授课全面转为线上,为学员提供多元化的英语学习方案,保障孩子们英语学习的质量与效果。

01.

线下授课全面转为线上

为响应“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作为一家线下教育机构,易贝乐少儿英语CTO(首席技术官)祝汉涛表示,疫情期间,他们快速成立应急专项小组,把整个学习场景转移到线上,推出趣味公益直播课、北美外教线上直播课等系列在线课程,中外教“双师”分工协作,让师生可以像线下课堂一样学习互动。

除此之外他们还对外开放易贝乐自主研发的教辅APP——Ele学堂,包括英文儿歌、绘本、电影、趣味公益课等3000+小时的免费资源,方便孩子在线延伸学习。

然而,好动是孩子的天性,没有了线下课堂时老师的约束,孩子在上网络课程时不免会出现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据艾媒咨询《2020上半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研究报告》显示,56.9%的受访者认为增加师生互动交流可以提升学生学习专注度。

对此,祝汉涛透露,他们会把单节课堂时间缩短到25分钟至30分钟,同时在课程中融入更多的游戏和交互,并不时插入音乐和小视频作为调剂,带动整个课堂学习气氛,把孩子的注意力拉回来。

疫情让线上教育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祝汉涛认为,疫情对在线教育这种教学模式有很大推进,甚至让一些在线教育机构筛选出目标客户,

但不少人对此模式仍存在不同意见甚至质疑。他强调,“教育行业产生的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若(教育企业只是)单纯复制互联网快速迭代的做法,单纯依靠透过技术做出很多很炫的场景,或者砸钱获取用户流量从而拿到融资,继而挤掉其他竞争对手,而是解决用户的根本需求,这是本末倒置的,企业难以走远。”

他认为教育跟互联网产品不同,教育产品的购买频次低、持续时间长,师生之间的交互与信任需要长时间来建立。在线教育应回归到教育本质,从本质上解决问题。

“要想尽一切办法,把金钱和精力放到提高孩子的学习效果和满意度上”,易贝乐作为一家线下少儿英语教育机构,祝汉涛坦承,他们的营销能力是偏弱的,主要是通过口碑相传。但他坚信,做出让家长、孩子满意的教学产品,良好的口碑就能在他们之间口口相传,不仅能有效解决课程续费率问题,为企业带来持续收益,也能提升机构的市场影响力,形成良性循环。

02.

AI老师 VS 真人老师

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迅猛发展,2018年,教育部《关于实施卓越教师培养计划2.0的意见》提出,推动人工智能、智慧学习环境等新技术与教师教育课程全方位融合,建设开发一批交互性、情境化的教师教育课程资源。同年,易贝乐开始着手把AI、VR等新技术融入到线下教育场景。

作为CTO,祝汉涛认为,VR技术可以营造逼真的虚拟场景,让学生实现沉浸式学习;而AI技术更可以做到“千人千面、千班千变”,为每个孩子、每个班级提供不同的教学方案,并结合各种学习场景、动画、游戏,与学生形成互动。

他透露,易贝乐即将推出的AI双师教学,就可让孩子沉浸在动画故事场景中,与AI老师在故事和游戏交互中沉浸式学习,进而达到最佳学习效果。

AI老师的出现,不仅让传统的教学方法和课堂模式发生变化,也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乡村教育困境。很多三四线城市和边远地区,因各种客观条件限制,很难招到优秀教师,而AI老师则可弥补这一缺陷,助力我国教育均衡发展。

电子积木是易贝乐少儿英语的教学特色之一

AI老师会取代真人老师吗?祝汉涛坦言,任何单一技术的应用都没有办法彻底去解决所有教育问题,每一个技术都有它的使用场景和适用范围。“AI老师的出现并不能说颠覆了整个行业,

它的应用必须符合特定的教学场景,如少儿英语领域,通过将AI技术、拟人仿真技术、自适应教学技术、动画游戏等人机交互技术的综合运用,将非常切合少儿心理特点和语言学习规律,并会取得上佳的学习效果。另外,线下老师可面对面与家长沟通孩子们的学习情况,这比AI老师显得更有温度。所以,在实际教学中,AI老师与真人老师应该互为补充,“AI+双师”会是一种更合理的教学模式。”祝汉涛说道。

03.

开放OMO平台促进行业共赢

在后疫情时代,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开始走线上线下相融合的发展之路,关于教育OMO模式(Online Merge Offline)的讨论不断。祝汉涛指出,OMO模式不是简单的“线上+线下”的课程叠加,而是一个结构性升级和优化。

以易贝乐为例,他们对线上线下课程进行了深度融合,不仅统一了线上线下的教学体系,更根据中外教不同的教学特点,对他们进行线上、线下的教育分工,让孩子先在线下校区完成中教老师的新授课程,然后通过线上北美外教完成对所学知识的练习、运用和拓展,形成完整的教、学、练、测、评、辅的学习闭环。

然而,在疫情阴霾下,不少线下中小教育机构在转型OMO过程中,面临着成本、师资、技术、运营等方面的困境,针对此问题,易贝乐选择对外发布OMO开放平台,将他们的教育经验、运营体系等产品化,向全国教培机构输出,为不同发展阶段、不同需求的教育机构提供后疫情时期的过渡方案和转型升级方案,实现行业的开放共赢。

古语云“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祝汉涛心怀教育行业发展,“希望能够尽我们的能力去帮助他们,对这个行业做出贡献、推动整个行业发展,更好地服务社会。”他还打趣道,“这个行业如果只剩下少部分机构,那就没意思了。”

有学者认为,疫情结束后,教育行业的OMO升级势在必行。

目前,易贝乐的OMO开放平台已为266家机构提供了服务,自主研发的ELe学堂APP新增注册学员8万多名。开放共赢的发展战略正是易贝乐坚守教育初心的体现,他始终相信,“教育是个良心活,所做一切事情的宗旨都需以教学效果、客户满意为目标。同时,教育需要拥抱开放,实现共赢。易贝乐愿意开放自己,与各类线下教育机构和线上教育机构共同探讨各种可能。”

本文刊登于《科技与金融》杂志2020年9月刊

欢迎订购本刊

(如需转载请与融哥联系)

文章评论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暂无记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