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登录 | 注册

颠覆性技术与金融监管如何兼而并举——专访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贸易投资委员会(Austrade)商务官员宫奇(Adam Gong)

发布时间:2019-08-14      作者:李莹亮  
分享:
本期《科技与金融》采访澳大利亚驻沪总领事馆商务处贸易投资委员会(Austrade)商务官员宫奇(Adam Gong),旨在更全面地了解澳大利亚金融科技的发展现状,澳大利亚政府支持金融科技公司的举措和成效,以及探讨政府如何平衡金融行业的监管与发展。

 

    为更深入了解澳大利亚金融科技发展现状,探讨中澳在这个新兴领域中的合作机遇,借鉴澳大利亚金融科技监管经验,《科技与金融》专访了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商务专员、澳大利亚驻沪总领馆商务领事李丹(Dane Richmond),以及澳大利亚驻a沪总领事馆商务处贸易投资委员会(Austrade)商务官员宫奇(Adam Gong),并分两期为读者全方位展示澳大利亚金融科技版图。

 

    为什么澳大利亚金融科技能够取得令人瞩目的发展?哪些领先全球的监管模式值得借鉴?开放银行和开放数据对于金融行业意味着什么?本期我们与宫奇先生进行了深入交流,旨在更全面地了解澳大利亚金融科技的发展现状,澳大利亚政府支持金融科技公司的举措和成效,以及探讨政府如何平衡金融行业的监管与发展。

 

    宫奇是澳大利亚驻沪总领事馆商务处商务官员,主要负责澳大利亚政府对华金融服务(资管及养老基金行业)以及金融科技(Fintech)产业、政府和监管层面合作。在任期间,积极推进中澳双边政府部门协同行业间在贸易出口、投资和政策制定的合作,同时协助中澳间跨多领域从金融科技应用、科研成果商业转化、初创项目投资孵化等一系列双边产学研合作框架的搭建和商业合作项目的落地。

 

Q:《科技与金融》记者

A宫奇,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Austrade)商务官员

 

Q澳大利亚的金融科技行业发展迅猛,引领亚太地区金融科技的发展潮流。其中,许多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都来自澳大利亚。您能否详细介绍一下澳大利亚金融科技的发展情况呢?

 

A:澳大利亚金融科技行业正在不断发展壮大成长为一个重塑澳洲金融服务的行业。曾经处于金融服务行业边缘的金融科技已成为主流,是推动澳洲金融行业继续前行的信心。

 

    首先,从市场规模上看,根据国际权威分析机构Frost & Sullivan发布的一份名为“2020年澳大利亚Fintech展望”的预测,未来几年,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产业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到76.3%,到2020年,其总营收将超过40亿澳元。同时,伴随着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传统金融行业有望被带动产生100亿美元的收入,同时确保产生30亿美元的增值收入。

 

    澳大利亚现有超过300家金融科技公司,产业蓬勃发展的生态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其中在线众筹平台、监管科技、智能投顾、区块链等科技金融服务业务的不断兴起,使澳大利亚金融科技行业日益成为许多中方合作标的。同时,可信赖的监管环境、成熟的金融服务业、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时区、吸引新兴移民的环境,是澳大利亚发展金融科技的核心优势。重要的是,超过半数的澳洲金融科技公司并不满足于国内市场,而是积极地向海外扩张,如英国、新加坡、美国、新西兰、加拿大、中国等,这些成熟的市场也会帮助他们更快更好地成长。

 

    第二,从投融资上看,澳大利亚的金融服务业是经济最大的贡献力量,占全国GDP9.4%,高度发达的金融市场使澳大利亚成为亚洲资本市场活动的主要中心之一。澳大利亚的投资基金行业资产达到2.8万亿澳元左右,名列世界第4,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综合管理资产池之一。在投资基金,特别是强制性养老金储蓄计划的推动下,预计到2029年该行业规模会达到5.4万亿澳元。

 

    金融科技成为澳洲创业者最青睐行业的趋势正在进一步加强,每5名创业者中就有一名选择金融科技行业。澳大利亚初创企业可获得的资金水平继续上升,金融科技企业在2018财年获得了所有类别中最多的资金,并且年度获得资本的平均数值呈增加趋势。根据安永的《2018年澳大利亚金融科技行业调查报告》,在过去一年间70%的澳洲金融科技公司已经开始实现收入,其中1/5企业已获得盈利,营业收入中位数比去年增长了2.25倍。到2023年,预计澳大利亚科技创业公司将对于GDP贡献1.1%,为经济创造10万个就业机会。

 

Q毕马威在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39%的行业受访者认为,政府对金融科技的举措、支持、监管和愿景,是金融科技行业的成长关键。澳大利亚政府在推动当地金融科技行业发展上有什么具体举措?这些措施成效如何?

 

A:近年来,澳大利亚出台了若干金融科技利好政策以吸引和扶持初创企业的发展。去年,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宣布,符合政府规定条件的企业可以在没有获得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许可或批准的前提下针对一定数量的用户进行12个月的金融和信贷服务测试运营。同时,澳大利亚《企业法》与《信用法》均将得以修订,准许合规企业对大批符合《2017国家消费信贷保护(金融科技沙箱澳大利亚信用牌照豁免)监管条例》,这有助于加速金融科技公司更快、以更低成本将创新型服务和产品推入市场。早在2017年,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立法与监管草案,允许金融科技企业面向零售与批发用户测试某些产品与服务,无需获取金融服务或信用牌照。“监管沙盒”可有助减轻开发创新型服务中阻碍行业发展的监管负担与成本,使金融科技企业提供创新金融服务与产品时更为迅捷投入市场,成本更为低廉,同时仍可提供解决争议、消费者补偿安排等重要消费服务。

 

    另外,科技金融公司的投资环境受到了低税收和投资免税政策的激励。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为初期投资提供20%的税务补助,其补助总额高达20万澳元,同时这笔资金可用于减免3年以上直接或间接投资的税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还与2016年在总理的授权下建立了金融科技咨询小组(FinTech Advisory Group),致力于简化合规流程和制定促进行业积极发展的新规,从而支持金融科技公司进行风险投资,并为金融科技公司开发和提供更多的金融产品,获取更多金融数据。澳大利亚还将在税收方面进行一系列改革,减轻创新型企业和新创企业的负担,删除关于限制无形资产(如专利)的折旧提成(depreciation deductions)的规定,修订关于企业破产方面的法律等。

 

     此外,201512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宣布启动“国家创新及科学计划”(National Innovation and Science Agenda),其中为支持澳大利亚创新和创业走向全球,将专门投资3600万澳元实施“全球创新战略”。“创客登陆计划”(Australian Landing Pad)则是全球创新战略中最为至关重要的部分,旨在支持在澳大利亚发起的、已经准备好进入市场的初创企业走向全球。该计划由联邦政府投资1120万澳元,在四年内在全球五大创新枢纽城市——中国上海、美国旧金山、以色列特拉维夫、德国柏林和新加坡设立创客基地。目前,五大创客基地已经全部设立完毕并启动运作。

 

Q目前澳大利亚有哪些针对金融科技初创企业的孵化项目?哪些地区在推进金融科技落地有示范和行业聚合优势?

 

A:澳洲两大首府城市悉尼和墨尔本是澳大利亚两大科技创新中心。悉尼有多个双创中心,如Tyro金融科技中心、Stone and Chalk金融科技中心、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新成立的11Sydney Startup Hub悉尼创新科技中心等,现驻有Stone & ChalkH2 Ventures等本土头部金融科技孵化器。与此同时,新州政府也在寻求将悉尼发展成为一个国际金融科技中心,去年首次承办来自35个国家和地区的168个参展机构、7380名银行家、金融监管者和金融科技专家参加的全球Sibos全球金融科技大会, 第44届国际证监会组织( IOSCO ) 年度会议和赞助澳大利亚2018金融科技奖(Finnie Awards)。

 

    另外根据2018年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墨尔本在全球金融中心排名中也正在向悉尼靠拢。在全球共96个金融中心中,墨尔本排名12位,接近第9位的悉尼。事实上,维多利亚州政府正努力将墨尔本打造成全球金融科技中心, 并于2017年成为澳大利亚首届金融科技节(Intersekt)的合作伙伴。澳大利亚金融科技行业协会的迁址之举,也将使墨尔本获得承办澳大利亚金融科技奖的资格。依托于与江苏省和维州友好省份的重要关系,江苏省科技厅与维州经济发展、就业、交通和资源部也在近期共同确定了一批江苏-维州产业研发合作计划首批共同支持的合作项目。国内领军的金融科技企业如阿里巴巴澳新海外运营(墨尔本)总部也在联合当地的出口企业,开展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溯源的跨境货物电商项目合作。

 

Q:您认为颠覆性金融科技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您又能给我们哪些赴澳金融科技合作的建议?

 

A:金融科技及其应用技术能够提高金融部门的效率和生产力。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分析和深科技(DeepTech)技术,结合通讯电信系统的进一步发展,为金融服务业提供了更高的效率、更大的规模、更低的成本和更好的消费体验。

 

    金融科技广义上来说是基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一系列技术创新,结合传统金融业中的支付清算、借贷融资、财富管理、零售银行、保险、交易结算等服务的新金融领域,被誉为金融业的“未来”。同时结合近些年来的全球行业发展,金融科技的业务呈现出以“去中介化”、“去中心化”和“定制化”为主要特征。

 

    我们也正身处于一个变革的时代,技术革新和数字化经济的全面兴起,金融科技正在由最初的工具角色变成驱动金融变革的中坚力量,并成为现代金融业的核心竞争力。

 

    纵观澳洲,许多澳洲人和银行之间的信任已被破坏,而“新市场参与者”则要另辟蹊径,去做“修复”的工作。一个典型的行业“颠覆者”案列是澳大利亚金融监管机构审慎监管局(APRA)于今年初批准的澳洲有史以来第一家全牌照数字银行Volt Bank,拥有与传统银行平等的监管环境。依托全新的金融科技驱动的业务模式将对客户痛点和需求把握得越来越精准,并打破传统银行的运营方式和现有行业垄断。

 

    在此也需要指出,对于中国企业赴澳投资金融科技领域的项目,建议要充分了解澳大利亚的文化和法律。特别是在监管框架试行期间,可能存在跨境监管套利的新兴行业领域(如区块链数字货币),应该找专业的法律、财务、银行机构合作,避免走弯路。

 

Q澳大利亚金融科技行业如何保持国际竞争力?行业中涌现出了哪些“独角兽”?

 

A:澳大利亚地理位置优越,毗邻亚洲不断增长的经济引擎,是在一个时区内服务亚洲市场、接触亚洲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的理想地点,因此,澳大利亚正迅速成为全球金融科技创新的交汇点。澳大利亚拥有强大的金融体系和充满活力的数字技术环境,这使得快速增长的金融技术成为澳大利亚的主导产业。

 

    监管方面,澳大利亚采用灵活的政策,使政府在创新和竞争的同时能够平衡消费者需求,并形成更广泛的金融包容性和市场保护。另外,金融科技行业具备进一步增长的条件。随着开放银行业(Open Banking)的出现,以及传统金融服务企业忙于应对金融业皇家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影响之际,一大批富有颠覆性的澳大利亚本土金融科技公司正在崛起。

 

    目前已有不少中国机构投资者开始将目光瞄向创新能力强、项目估值极具优势的澳大利亚公司。这些具有良好商业前景的新兴科技金融项目将成为资本的宠儿,诸多资本有望涌向澳洲金融科技行业。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成立于2015年总部在墨尔本的Airwallex(空中云汇),其今年3月刚刚完成由专注投资新兴赛道领头羊的DST Global领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全球金融科技领域的新晋独角兽。截至目前,Airwallex共计获得2.02亿美元融资,其中包括腾讯和红杉中国领投的8000万美元B轮融资,以及腾讯、红杉中国与MasterCard领投的2200万美元A轮融资。

 

    另外一家进入十亿市值俱乐部的是从成立四年便在澳洲资本市场上市并进入ASX200成分股指数的新兴消费支付平台Afterpay。目前市值为60亿,其公司股价从176月上市以来上涨超过十倍。作为澳洲的金融科技公司,Afterpay最吸引客户的地方在于0利息即可以提前消费,且免息消费额度高达2000澳元,公司在短短几年时间从抢占本土市场到拓展到新西兰、美国、英国等海外市场。

 

Q金融技术作为一种新兴的技术,正在改变传统金融行业,同时需要进一步的监管和立法。澳大利亚如何平衡金融科技创新与监管?

 

A:一方面,澳大利亚有五大金融监管机构,分别为澳大利亚财政部 (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和澳大利亚金融交易报告及分析中心(Austrac)。这些监管机构均有明确的规章制度,创造了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形成风险总体可控下的创新氛围。

 

    澳大利亚的金融监管机构通过联邦政府与州各级政府、监管部门、传统金融机构以及金融科技业等相关主体的沟通合作,金融科技生态系统建立及培育金融科技产业,激发科技创新,提高金融市场与金融体系效率,并增进金融消费者的满意体验。

 

    以ASIC为例,它多年来致力于完善监管框架,将消费者利益置于监管的首要目的。ASIC在数十年的监管中进行了多次监管上的改革,以打击澳洲资本市场上的欺诈及不法活动。ASIC被认为是国际上最具权威性的金融监管机构之一。

 

    同时,金融业皇家调查委员也为澳洲本土金融科技创新提供了发展机遇,各种本地金融科技公司致力于通过人工智能和其他新兴技术改善补救和合规性。ASIC联合其他行业监管部门开展一系列政策宣讲路演,帮助澳大利亚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了解其监管体系,以促进创新,造福消费者。互联网金融贷款和众筹模式在澳洲的蓬勃发展就是这类金融科技商业模式的两个例证。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作为一个成熟的金融市场,拥有一个愿意拥抱行业革新并有顶层创新议程的政府,监管机构在数字货币的大潮中敏锐的意识到该新兴事物对于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和不可逆的推动作用。例如,ASICAustrac联合澳大利亚公平竞争消费者委员会(ACCC)及财政部发布了数字货币发行与融资新规。整体来说,澳洲监管层面对于数字货币的发行和交易的监管较为开明,投资市场对于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较为广泛。此外,ASIC2015年成立创新中心,此前其已经与英国FCA、新加坡MAS、印尼OJK、香港SFC以及中国证监会相继签订了关于金融科技领域在多边和双边监管和信息共享层面的各种合作协议。

 

    同时,引入“监管沙盒”是澳大利亚一项重要的金融监管措施。澳大利亚等国家都把完善的消费者保护机制、信息披露、风险控制与赔偿机制作为企业准入的条件之一,如规定未完整披露信息损害消费者知情将被中止测试。为非持牌金融机构进行准入框架设计,兼顾创新与风险防范的同时,也有利于促进金融科技企业向正规金融机构靠拢,规范金融科技市场,优化结构。

 

    另外,澳大利亚两议院于去年正式通过了《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法案2017年修正案》该修正案,数字货币交易所将首次受到监管,政府将授权澳大利亚金融情报机构Austrac对在澳大利亚境内经营的数字货币交易商进行检查,规定注册的境内数字货币交易所将遵循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新规则,平台需承担相应的合规义务。

 

Q欧盟和英国掀起金融行业的新变革——推出开放银行牌照。《经济学人》称此举引起一场“银行业的地震”。您能否介绍一下澳大利亚开放银行的最新发展趋势?

 

A:在大多数发达的金融服务经济体中,出现了全球性的新型银行的浪潮。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支持这一趋势,今年71日开始,开放银行系统将全面推行。自202021日开始,按照开放银行数据的监管条例规定,澳洲的四大商业银行将开放对个人银行客户数据的访问权限,其他银行将从202121日起遵守同样的规定。开放银行打破了大银行对数据的垄断,让消费者更轻松地在不同银行之间进行转换,对自己的财务数据有更多的控制权。

 

    澳大利亚的现有银行资产超过4.1万亿美元,相当于澳大利亚经济规模的2.5倍。澳洲四大银行的行业利润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然而,近年来,受到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和皇家调查委员会审查的影响,主要银行的声誉受到损害。

 

    随着客户对不诚实的销售策略和“无服务收费”业务模式越来越不满,开放银行的规定将为“挑战者银行”从四大银行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带来了新的机遇。根据毕马威2017年的数字,在澳大利亚1600亿澳元的零售银行市场中,出现了具有颠覆性的营收和创利机会。与传统银行相比,超过80%的消费者更喜欢使用数字开放银行业务。

 

    自去年5APRA批准了澳大利亚有史以来第一家数字银行Volt Bank以后,发源于欧洲的数字银行在澳洲迅猛发展。2019年初,Volt获得完整的存款机构牌照(full ADI licence),可与传统银行一样,向市场提供储蓄账户、交易账户、定期存款和外汇等产品和服务,拉开了数字银行与传统银行竞争的帷幕。这个领域的“搅局者”对客户的痛点把握得越来越精准。传统的银行产品,包括支票、信贷和储蓄账户,都受到新兴数字银行创业公司的威胁。另一家拥有APRA牌照的数字银行XINJA,作为“受限制的存款机构”,它可以接受存款,但必须接受一定的限制。“受限制授权存款机构”许可证最低要求是资产500万澳元,其中300万澳元必须是流动资产。所有受保护账户的总余额不超过200万元,每个账户持有人持有的所有受保护余额不超过25万元;普通股权一级资本至少为400万元或者为资产的20%;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总值不超过1亿元;不得使用衍生品等。但是,一旦像Volt那样拥有存款机构牌照, XINJA将与传统银行一样,向市场提供储蓄账户、交易账户、定期存款和外汇等产品和服务,甚至可以上线个人贷款、房贷、信用卡和长期小企业银行产品。

 

Q数据共享是开放银行的核心。这对澳大利亚在金融行业上构成什么影响?如何降低数据共享的风险?

 

A:数据共享将让银行成为高度开放共享的金融服务平台。金融科技公司和银行的关系由竞争转为合作,共同构成了共生共存的金融生态圈。澳大利亚正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将开放银行作为消费者数据的第一步。根据去年11政府公布的一项新的消费者数据权利报告,澳洲银行业将成为第一个全面放开客户数据排名的行业,电信和能源也将紧随其后。除此之外,与健康和教育相关的数据,以及更广泛的金融服务,如保险和养老金,也可以由客户控制。“ 挑战者银行” 允许金融科技公司加入他们的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平台,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客户体验。

 

    在风险控制方面,《澳大利亚2017-18财年预算》中提出了建立开放银行体系的承诺之后,澳洲Scott Morrison命金融领域专家Scott Farrell发布了一份报告,提出在澳大利亚建立开放银行框架的最好方式。报告建议,任何经过分析的数据都不应该纳入开放银行体系。因为商业银行对这些繁琐的数据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它们应该保留这些数据用于获取自己的商业利益。

 

    访问开放银行数据(Open Data)是监管创新的另一个方面。全国开放银行业务系统将于20197月正式启动,作为消费者数据权利(CDR)实施的第一步,这一改革将允许其他金融公司和第三方访问澳洲四大商业银行的消费者信息数据,实施的初步阶段将仅限于只读模式和有限的信息,但作为一项长期计划,这将有助于解决金融科技行业最大的挑战,即获客成本以及数据来源。

 

 

 

本文刊登于《科技与金融》20198月刊,如需转载请与编辑部联系。

转载时请注明文章来源“科技与金融杂志”。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科技与金融》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评论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暂无记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