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登录 | 注册

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工业、创新与科技参赞邦乔安:碳纤维、石墨烯、电池等是澳大利亚先进材料的优势领域

发布时间:2019-07-22      作者:编辑部  
分享:
本期《科技与金融》专访了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工业、创新与科技参赞邦乔安(Joanna Bunting),从官方的角度了解中国与澳大利亚间的科技创新合作情况,并重点关注了澳大利亚的先进材料和制造领域的发展,以及探讨两国间开展先进材料合作的前景和方向。

 

提起澳大利亚,人们总会联想起这里广阔壮丽的风光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想起“骑在羊背上的国家”“坐在矿车上的国家”的称号。然而,除了发达的农牧业之外,澳大利亚还拥有许多引以为傲的科技成就。这里诞生过10余位诺贝尔奖科学家,创造出众多被广泛应用的科技成果,如超声波成像技术、盘尼西林、飞行记录仪黑匣子、心脏起搏器等。澳大利亚是全球第13大经济体,也是一个知识性和服务密集型经济体,拥有世界级的科学研究和学术机构,如享誉全球的澳大利亚联邦科工组织(CSIRO)。

 

作为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国度,澳大利亚科技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广泛的国际合作。澳大利亚政府在2018~2019的预算中,新追加了24亿元澳元的投资,用于提升澳大利亚的研究和科技实力。另外,澳大利亚政府为重点国家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如斥资5亿澳元用于“基因组健康未来使命”。

 

先进材料和制造是澳大利亚的其中一个重点科技创新项目,澳大利亚先进制造增长中心2017年发布的行业竞争力报告指出,这里的制造业规模在2015~2016财年中达到了977亿澳元。澳大利亚在先进材料和先进制造领域中具有众多优势,例如碳纤维、石墨烯、复合材料、电池等先进材料,以及医学和航空航天的先进制造能力。在中澳科研合作方面,2019第三轮中澳科学研究基金入选的5家联合研究中心,将获得470万澳元的拨款,其中包括石墨烯、电池等技术的合作研发。

 

为带领澳大利亚成为世界领先的创新国家,2015年底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技部公布了《国家创新与科学计划》(NISA),成为澳大利亚政府最重要的创新与科学政策。这项总投资额高达11亿澳元的国家创新和科学计划将澳大利亚的税收制度和商业法规与创业和创新文化整合起来,更好地将公共资金赞助的研究成果转化成为商业产出。通过NISA,澳大利亚政府正在大力协助其世界级的产业和研究领域,展开更为频繁和有效的合作。在国际合作方面,澳大利亚的全球创新战略推动并促进了创业与创新领域的国际合作,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科研界和产业界的密切联系,并得到多个融资计划的支持。

 

本期《科技与金融》专访了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工业、创新与科技参赞邦乔安(Joanna Bunting),从官方的角度了解中国与澳大利亚间的科技创新合作情况,并重点关注了澳大利亚的先进材料和制造领域的发展,以及探讨两国间开展先进材料合作的前景和方向。

 

Q:《科技与金融》记者

A: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工业、创新与科技参赞邦乔安 (Joanna Bunting

 

Q: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在工业、创新与科学方面的使命是什么?

 

A:中国不仅是澳大利亚工业、资源与科学的重要伙伴,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同时澳大利亚是中国在研究合作出版领域的第三大合作伙伴,仅次于美国和英国。因此,中国是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技部(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Science,简称DIIS)在全球派驻参赞的五个国家之一。D I I S 在北京共有两位参赞——我本人和我的同事温泽涛先生(Mr. Scott Wilson)。温泽涛先生主要负责矿业、资源和能源类商品的业务,而我则主要负责科学、创新与新兴产业的相关业务。

 

    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技部的工作包括支持中澳自由贸易协定下的贸易与投资,通过各种会议论坛来促进合作,例如中澳能源资源合作双边对话和中澳洁净煤技术联合协调小组。另外,我们部门也通过中澳科学研究基金(Australia-China Science and Research Fund)来支持双边科研合作,推动中澳创新对话的开展。

 

Q:作为澳大利亚大使馆工业、创新与科技部参赞,请问您的主要工作职责是什么?

 

A:我的职责主要是支持促进中澳科学技术与创新伙伴关系。我在工作中经常要跟中国的中央政府部门、地方政府部门、企业以及研究单位打交道,寻找中澳之间在贸易、投资、创新、科技等方面的共同利益,并加强两国的联系。同时,我也负责帮助澳大利亚研究机构和企业了解中国,为他们提供协助和建议,以持续加强双边科技关系。

 

    实际上,中澳政府间的科技合作密切且久远,自1980年起两国间就订立了科技合作条约。中澳联合科技委员会(The Join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mission)的成立和定期会面,让高级别政府官员有机会就科技政策和工作重点交换意见,确定合作的重点领域,把握双边科技合作的战略方向。

 

    2001年起,澳大利亚政府与中国科技部联合实施了中澳科学研究基金来支持双边科研合作,用于支持联合研究中心(Joint Research Centres)和青年科学家交流计划(Young Scientists Exchange Programme)的发展,以及中澳间的科技研讨会、座谈会等活动的举办。

 

Q:澳大利亚先进材料与制造行业在全球拥有领先的竞争优势,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这个领域的发展情况(如研究项目、重点领域、技术优势、市场规模等)?

 

A:由澳大利亚政府支持建立的先进制造增长中心

The Advanced Manufacturing Growth Centre,简称AMGC),是一个旨在提升该领域创新性、生产力和竞争力的非营利机构。AMGC2017发布的行业竞争力报告中指出,澳大利亚制造业的规模在2015~2016财年中达到了977亿澳元。

 

    同时,澳大利亚政府拨款支持先进材料商业化,尤其是通过AMGC来支持先进材料公司,为澳大利亚乃至全球市场创造出新型碳纤维。例如,Austeng正在研发一种新型碳纤维复合物来替代螺纹钢,另一家公司36T正在研发一种结合多种先进材料的技术。

 

    在先进制造的前沿重点项目上,澳大利亚政府非常鼓励澳大利亚公司和研究人员与全球伙伴合作。例如,由政府主导的未来电池合作研究中心,是一个价值1.35亿澳元的项目。澳大利亚矿产丰富,尤其是锂矿(锂常用于高价值产品,如电池)。因此,澳大利亚处于有利地位,引领全球的电池材料生产、技术和专业知识。在澳大利亚政府重点矿物战略的愿景下,未来电池合作研究中心将帮助解决电池行业的价值链差异,支持电池应用以及可循环经济下的废电池回收。

 

Q:您认为澳大利亚在先进材料与制造业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澳大利亚在该领域有哪些最新的发展趋势和应用前景?

 

A:澳大利亚在先进材料的研究和制造领域中具有众多优势,例如碳纤维、石墨烯、复合材料、电池等。许多擅长这些先进材料的公司和研究机构都在澳大利亚运作。

 

    举个例子,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的“Carbon Nexus”研究机构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碳纤维研究机构之一。该机构坐落于价值1亿澳元的澳大利亚未来纤维研究创新中心里,而后者正是迪肯大学和澳大利亚联邦科工组织(CSIRO)的合资机构,在先进制造合作研究方面吸引了许多来自本地和海外的公司。

 

    另外,AMGC2017年行业竞争力报告指出,医学技术和航空航天技术是澳大利亚先进制造的优势。此外,澳大利亚拥有大量先进制造的分支行业,包括能源技术。例如,Quickstep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航空航天级先进复合材料制造公司,它和世界上许多领先航空航天组织都有伙伴关系。为了充分利用本地设施与技能,Quickstep将研发部门由德国转移到了澳大利亚吉朗(Geelong)。在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和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支持下,Quickstep复合材料的生产基地在悉尼成功落户。

 

Q:您能否分享一些近期澳大利亚大使馆工业、创新与科技部在支持先进材料方面的工作?

 

A:澳大利亚大使馆支持先进材料领域方面的工作案例不胜枚举,我讲讲其中两个。

 

    第一个例子与双边基金有关。澳大利亚政府将提供470万澳元的资金支持,加强与中国的创新和科学联系,以帮助解决关键行业部门面临的挑战,重点是开发医疗和替代能源安全技术。2019410日,第三轮中澳科学研究基金公布了入选的5家联合研究中心,每个研究中心将获得超过90万澳元的拨款。其中,墨尔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所合作成立的柔性石墨烯电子学联合研究中心,开发低成本柔性太阳能电池和新的近红外技术。

 

    第二个例子涉及到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Austrade)和他们的贸易投资促进活动。Austrade经常组织澳大利亚重点行业的企业访问团进行海外访问,协助他们与出口国的政府、企业、学术界进行会面,这些海外访问也发展出了许多合作伙伴关系。20193月,Austrade组织的澳大利亚未来运输代表团(Australian Future Transport Mission)来到了中国,并带来澳大利亚自动驾驶有关行业(包括精密制造行业)的企业代表、研究院所人员和政府代表。代表团一行访问了北京、上海和深圳。其实,在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强有力的支持下,类似的互访数不胜数。

 

Q:中国和澳大利亚都十分重视科技与创新,而国际合作对于促进科学技术交流、带来多元化的视角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请问中澳在先进材料领域的合作是否紧密?您如何看待未来两国科技与创新的合作前景?

 

A:当前中澳科技领域的合作相当密切,澳大利亚是中国在合作研究出版领域的第3大合作伙伴(2017年合作发表文章数量超过1万),中国是澳大利亚第3大专利申请目的国。在这样强有力的基础上,我希望两国的合作关系沿着良好的势头继续迈进。

 

    正如之前所提到的,我们的双边合作基金支持着不同领域的联合研究。除此之外,澳大利亚的创新与研究基金政策也支持国际合作,有的甚至要求国际合作的参与。例如合作研究中心项目、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连通款项,以及其他全球创新战略下的基金机制。

 

    我对未来双边科学与创新合作前景非常乐观。随着中澳科技创新伙伴关系不断推进,我们希望继续加强联系,让企业和研究人员都参与其中。双边基金对研究项目的要求之一就是要有企业的参与,并且我们支持国际合作的政策也十分鼓励研究人员和企业之间的联系。

 

    此外,我们也希望同中方展开创新对话(Dialogue on Inovation)。2017年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到访澳大利亚期间,双方政府一致同意建立创新对话机制,进一步推进关系,为中澳两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我们正与中国科技部就第一轮创新对话做出积极准备。

 

Q:您认为中国推动制造业升级对澳大利亚意味着什么?

 

A:去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一系列的活动总结了改革开放以来令人印象深刻的成果。这些成果不仅有益于中国,也有益于世界。

 

    中国的转变也改变了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非常重要,巩固了澳大利亚与其最大的贸易伙伴的关系。澳大利亚作为中国的第5大商品贸易伙伴和第5大投资来源国是十分重要的。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刚好与澳大利亚经济现代化和两国增进联系的年份重合,我们希望继续这种良好趋势。

 

Q:今年2月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在万众期待下出炉,其中提到创新协同是大湾区的一项工作重点。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对澳大利亚意味着什么?澳大利亚与粤港澳大湾区之间是否有一些科技创新的合作机会?

 

A:在科技创新方面,澳大利亚与粤港澳地区的联系也很密切。广东省占了中澳2017年商品贸易总量的13%,而澳大利亚是广东省2017年第13大贸易伙伴。

 

    我前不久访问了广州与深圳。在广州,我连同澳大利亚驻广州领事馆的总领事陆志成先生(Mr. Jason Robertson)以及澳大利亚联邦科工组织(CSIRO)的Nick Pagett先生一起拜访了中科院广州生物与医药健康研究院,了解了他们与CSIRO在医疗研究成果转化方面的延伸项目。在深圳,我访问了凯豪达氢能源有限公司,了解了他们与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合作。该合作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火炬伙伴关系的一部分,包括了一台氢生产示范装置来推广洁净能源。

 

    这两个例子只是澳大利亚与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合作中的冰山一角。我相信在中澳科学与研究基金和未来中澳创新对话的支持和帮助下,不同领域的机会将持续增加。

 

 

本文刊登于《科技与金融》20198月刊,如需转载请与编辑部联系。

转载时请注明文章来源“科技与金融杂志”。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科技与金融》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评论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暂无记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