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登录 | 注册

张维维、申明浩:粤港澳大湾区创业环境水平的测度与分析

发布时间:2020-07-15      作者:张维维、申明浩  
分享:
本文选取一系列指标,通过AHP层次分析法,对2010年至2017年的粤港澳大湾区内创业环境水平进行了较为完整的测度。

本文选取一系列指标,通过AHP层次分析法,对2010年至2017年的粤港澳大湾区内创业环境水平进行了较为完整的测度。

通过横向比较我国其他城市群的创业环境指数,本文发现粤港澳大湾区的创业环境水平高于京津冀城市群和长三角城市群。

本文还对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城市进行了方差分析,发现湾区内九个城市、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创业环境水平随时间发展趋异,即各个城市与特别行政区的创业环境指数差距逐年拉大。

张维维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研究生。

申明浩

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


1 引言

2015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报告中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对粤港澳大湾区两岸青年创业合作来说,是新的要求、期待、机遇。

不少学者已经呼吁提高对青年创业环境的重视。周勇等(2014)提出,创业环境对大学生自主创业动机的形成有显著影响,而融资信贷支持的作用尤为显著。

许礼刚等(2020)认为,大学生创业行为很大程度上受到区域环境的影响,并从政府政策法规、社会经济环境、区域文化环境、高校教育环境等方面作出统计分析。

而在粤港澳大湾区内,为做好青年创业环境建设工作,需要理性评价湾区目前的创业环境水平,并深入了解其优劣势。


本文旨在选取一系列指标,测度粤港澳大湾区的整体创业环境水平,并将其与国内另外两大城市群的整体水平作比较,分析三者发展趋势与差距原因;对粤港澳大湾区内各市的创业环境水平做方差分析,判断其发展趋势是趋同还是趋异,并解释趋势原因。

最后,基于这些分析,本文还提出了一些关于提升粤港澳青年创业环境的建议。


2 测度方法

(一)数据来源

本文所选指标中,中国内陆城市2010年至2017年的人均生产总值、人均财政收入、城镇单位从业人员期末人数、每万人高等教育在读生、年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每万人拥有公共图书馆藏书量、高校数量、每万人拥有公交车、每万人拥有的士,均整理自历年《中国城市统计年鉴》。

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各年度数据则来源于2010年至2017年《香港统计年刊》《澳门统计年刊》。


(二)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及评价方法

国内外,多数学者从经济发展环境、科技环境、金融支持、文化环境等准则出发,将一系列指标囊括在内。(详情请查看《科技与金融》杂志7月刊)


3 国内三大城市群的创业环境水平比较

根据本文拟定的创业环境指数计算方法,可计算出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内各个城市的创业环境水平。

将城市群内的各城市创业环境指数进行平均,可得三大城市城市群的整体创业环境水平,并进行比较。

从图1可见,粤港澳大湾区的创业环境指数长期高于0.15,在三大城市群中稳居首位;2010年至2017年期间,三大城市群的创业环境水平皆持续提升,三者的增速都在2013年、2014年左右达到高峰。

图1 2010年—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城市群、 长三角城市群整体创业环境水平比较

虽然京津冀城市群的创业环境水平在2010年时高于长三角城市群,但在2013年前后,它被长三角城市群赶超。


产生上述结论的可能原因如下:

第一,本文很多指标由人均数值计算得出。

在三大城市群里,京津冀地区的市均人口最多,长三角市均人口次之,而粤港澳大湾区的市均人口远低于前二者。数据计算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计算结果,导致京津冀地区、长三角地区的大多数指标偏低。

第二,在本文评价指标体系中,衡量经济环境的指标赋权相对较高,因为经济发达的市场环境更利于创业项目开拓消费市场、扩大经营规模。

在人均生产总值(元)指标上,粤港澳大湾区几乎是京津冀城市群的三倍,是长三角地区的两倍。粤港澳大湾区的人均财政收入也几倍高于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这是影响三大城市群创业环境水平估算结果的另一个因素。

第四,年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元)能一定程度上反应政府与金融机构对青年创业在贷款方面的支持。

这项数据上,粤港澳大湾区的数据是另外两大城市群数值的一倍多,也是大湾区的整体创业环境水平高于它们的一个解释。

第五,科技与文化基础也影响了创业所需的科技创新条件、文化支持,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基础强于另外两大城市群,大湾区每万人拥有公共图书馆藏书数(册)两倍于长三角城市群的数据,三至五倍于京津冀城市群的数据。


而以高校数量衡量的科技基础上,京津冀城市群的数据高于粤港澳大湾区,大湾区数据和长三角城市群接近,但一项指标难以中和、拉回其他指标上的差距。

第六,在交通便利程度上,粤港澳大湾区的每万人拥有公交车(辆)四倍于另外两大城市群;大湾区的每万人拥有的士(辆)比长三角城市群高不足一倍, 比京津冀城市群高几乎一倍。

在促进创业物资、资金、合作的交通便利程度上,粤港澳大湾区也依然高于另外两大城市群。

总之,粤港澳大湾区的整体创业环境水平高于国内另外两大城市群,但若要对标其他国际一流城市群与湾区,粤港澳大湾区还有一定进步空间,需要为提升青年创业环境做出努力。


4 粤港澳大湾区内的城市创业环境指数分析

(一)湾区内各个城市创业环境水平对比

如图2所示,粤港澳大湾区内,创业环境指数整体上最高的是广州市、深圳市、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珠海市、东莞市次之。佛山市与中山 市较好。而后还有江门市、肇庆市、惠州市。


图2 2010年—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各个城市创业环境指数的发展与比较

一般而言,经济环境较好的城市,其劳动力市场环境、金融支持、科技与文化基础、交通便利程度也不错。

本文测算的粤港澳大湾区各市创业环境水平符合最初预计结果。从各市的创业环境水平变化来看,2010年至2017年期间,粤港澳大湾区每个城市的创业环境水平均有提升。深圳市、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等涨幅尤其明显。

(二)方差分析

参考谢俊等(2017)和杨永聪等(2017)的结论,粤港澳大湾区各市的营商环境还存在不小差距,且湾区内的对外开放水平总体趋异。申明浩等(2019)也提出倡议,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要摒弃利益之争、零和博弈,坚持“协同发展”的新理念。

为了检验粤港澳大湾区内城市创业环境水平是否协同发展,各市发展的趋同还是趋异,本文对各个城市的创业环境指数进行方差分析。表2为检验结果。

表2 方差分析检验结果

从方差分析结果来看,统计期间内,粤港澳大湾区各个城市的创业环境水平趋异,即湾区内各市的创业环境水平差距逐年拉大。

从测算各市创业环境水平赋权最高的指标(≥0.15)来看:虽然2010年至2017年期间,珠三角九市、香港、澳门的人均生产总值(元)与人均财政收入(万元)均不断提升,但以这两个指标衡量的经济环境进步最快的,仍然是经济原本就发达的城市,如广州市、深圳市、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

再看测算各市创业环境水平赋权次之的指标(0.15>≥0.10):2010年至2017年间,城镇单位从业人员期末人数(人)上升最快的广州市、深圳市、佛山市、东莞市,它们依靠制造业的迅速发展吸纳了很多来自外地的务工人员,而其他城市则在这个指标上提升较慢。

从年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万元)上看,进步最快的是广州市、深圳市、香港特别行政区。虽然大湾区内各市的高校数量(个)均为基本持平或缓慢增加,但前两个指标的增速差距,进一步拉大了大湾区内各市的创业环境水平。


最后看测算各市创业环境水平赋权较轻的指标:2010年至2017年间,广州市、珠海市、东莞市的每万人高等教育在读生(人)增速较快,而其他城市该指标的增长较慢。

在每万人拥有公共图书馆藏书量(册)上,广州市、东莞市增加较快,其他城市则变化较小。在每万人拥有公交车(辆)上,珠海市、佛山市、东莞市、澳门特别行政区略有增长,其他城市均为持平或下降;每万人拥有的士(辆)上,则广州市、珠海市、澳门市有所增加,而其他城市则并无明显上升趋势。

总体来说,创业环境水平提升较快的仍是原本水平靠前的城市,如广州市、深圳市、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这使粤港澳大湾区的各市创业环境水平变化趋异。


5 结论与建议

根据上文分析结果,本文提出一系列关于提升粤港澳青年创业环境的建议。

第一,促进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持续繁荣发展,是支持青年创业的必要环境条件。我们要为创业者及其生产创造更大的消费内需。

第二,为营造更好的劳动力市场环境,我们要重视持续提升劳动力素质,做好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两手抓的工作;制定更完备的人才引进政策,支持人才创业。

第三,我们要为青年创业者们提供更有力的金融支持,解决好的项目没钱发展的问题,有针对性地简化贷款手续与放低贷款限制。

第四,我们还要为青年创业营造更好的科技与文化基础,整合高校与科研所资源,为创业项目提供科技创新支持;做好文化资源配套建设,加强城市公共文化软硬件基础。

第五,为保证人员与物资上的交通便利,我们要加大力度建设通勤更为方便的交通基础设施,方便劳动者与创业者们在大湾区内的交流、洽谈与合作,更强 大的交通网络促进联、通、融。

第六,粤港澳大湾区内要坚持协同发展、共同进步的原则,摒弃在争抢创业资源与人才方面的恶性竞争。STF

编辑|李佳琪

责任编辑|苏莉娜


参考文献

[1]周勇, 凤启龙, 陈迪. 创业环境对大学生自主创业动机的影响研究——基于江、浙、沪高校的调研[J]. 教育发展研究, 2014, 17: 33- 27.

[2]许礼刚, 徐美娟, 关景文. “众创空间”视域下区域创业环境对大学生创业行为的影响[J]. 实验技术与管理, 2020, 37(4): 32- 38.

[3]陈怡安.我国人才创新创业环境测算与评价——基于 31 个省份的实证[J].经济体制改革, 2015 (5): 29- 35.

[4]袁卫, 吴翌琳, 张延松, 唐丽娜. 中国城市创业指数编制与测算研究[J].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6 (5): 73- 85.

[5]杨传开, 蒋程虹. 全球城市营商环境测度及对北京和上海的政策启示[J]. 经济体制改革, 2019 (4):34- 41.

[6]谢俊, 申明浩, 杨永聪. 差距与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化营商环境的建设路径[J]. 城市观察, 2017 (6): 25- 34.

[7]杨永聪, 申明浩. 粤港澳大湾区对外开放水平的测度与比较[J]. 城市观察, 2017 (6): 14- 24.

[8]申明浩,谢观霞,杨永聪. 新时代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一个理论分析框架[J]. 国际经贸探索, 2019, 35(9): 105- 118.


(本文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及评价方法,详见于《科技与金融》杂志2020年7月刊,欢迎订购本刊,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科技与金融杂志。否则,将追究相关责任。)






文章评论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暂无记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