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登录 | 注册

星瀚资本张昊:人工智能,让社会信息化“乘风破浪”

发布时间:2020-10-26      作者:编辑部  
分享:
金融科技、安防、工业制造、封闭场景下的交通运输、医疗等最有可能实现早期应用。

1956年,人工智能(AI)概念首次提出。60年后,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技术的日益进步,人工智能的发展才获得了海量数据基础及广泛应用场景。

新旧动能转换的车轮滚滚向前,在2020年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的代表性技术,我们看到,人工智能在疫苗研发、病毒检测和药物靶标的发现等领域,展露出强大的战斗力。

那么,当历史的车轮碾过此刻,过去一年在人工智能发展历程中留下了怎样轨迹?“技术作为最重要的基础,人工智能推动社会信息化进一步发展的趋势不可逆转。”近日,在接受《科技与金融》专访时,星瀚资本合伙人张昊直言道。


张昊

星瀚资本合伙人

采访、文│李慧 编辑│李佳琪

责任编辑│苏莉娜 图|由受访者提供

疫情下的人工智能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人工智能扮演着前所未有的重要角色,各类人工智能应用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催生,不可否认的是人工智能技术在此期间迎来新一轮爆发。

“在后疫情时代,明显出现了线下再度向线上转移的大趋势,而技术作为最重要的基础,人工智能推动社会信息化进一步发展的趋势不可逆转,其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张昊说。

以工商登记数量为准,中国今年前5个月新增人工智能相关企业近11万家,同比增长28.54%。对此,张昊坦言,从人工智能企业数量和多元化的大幅增加中,我们可以看到行业热度在进一步提升,从其中涌现出优秀的企业的机会也大大提高了。但是从创业的规律来看,能在创业道路上能够成为行业领军企业终归是少数。

“在企业运作的不同阶段所需要的能力均有差异,除技术能力之外,战略能力、商业化能力、技术销售、品牌运作、渠道管理、团队管理等都是决定创业成败的至关重要的因素,所以企业家和创始人需要在团队组合和资源、精力安排方面需要有更加细致的统筹能力。”张昊进一步解释。

虽然此次新冠疫情凸显了线上经济和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和价值,但对于众多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来说,能否熬过疫情期是眼下最紧迫的问题。

张昊建议,对于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应以技术为本,但不能迷信技术。“因为虽然技术能形成竞争壁垒,但这个壁垒绝对不是坚不可摧。商业的本质还是需要企业能够创造实际价值,解决真实问题,满足真实需求。所以对于当前阶段的人工智能企业和创始人,需要以更加务实的态度,加快应用落地的步伐和速度,让技术尽快向解决方案或产品方向转化,以实现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

除此之外,从融资角度来看,张昊建议人工智能企业需要放下对于企业高估值的执念,在合理的估值、满足企业未来两年的发展需要的基础上,快速进行融资,并且更多的和具有更强战略和资源能力的服务商达成合作。

布局人工智能

2015年,星瀚资本创立。在成立之初,团队就将目光聚焦在人工智能产业的底层硬件(基础)层、通用技术及平台(技术)层和应用领域(应用)层。其中,鲲云科技、科百科技、RCT Studio等具有潜力的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均是其囊中之物。

“我们核心团队拥有不少具有理工科背景、对技术有着深刻理解的成员,所以在公司成立的初期将智能化尤其是人工智能视为投资布局的重要板块。”尽管人工智能企业炙手可热,但是张昊和他的团队在近几年的项目遴选、判断过程中,发现人工智能领域存在着概念先于技术、落地能力不足、造血能力差、估值虚高等一系列问题。

“虽然我们每年筛选、评判人工智能项目百余个,但是投资决策十分谨慎。”张昊对记者解释,当前人工智能的产业规模已接近4,200亿元规模,但大量的人工智能企业还处于基础设施层、技术模块层的发展阶段,离成熟应用还有一定的差距。

因此,张昊在选择项目时,将拥有技术壁垒优势、应用场景清晰明确,且具有商业化运作管理意识和能力的团队视为优选。

他认为,“团队不但需要有明确的技术应用场景,并且在团队成员具有针对于所解决的问题或满足的需求点提炼形成模型化的能力,并且在商业化和市场拓展方面有清晰的思路和强大的执行落地能力。”

来自深圳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开发商鲲云科技是其中一个在芸芸项目中脱颖而出的企业。据张昊介绍,鲲云科技由英国帝国理工博士牛昕宇及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陆永青联合创立,公司自主掌握芯片、编译器、算法全栈核心技术。

“虽然因为疫情原因,公司芯片流片安排较计划推迟了几个月时间,但是最终顺利完成,芯片测试指标符合预期,并且在此前完成了新一轮融资。”

乘着“新基建”东风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将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相关基础设施定义为“新基建”,引起资本热捧。

从产业链看,目前人工智能投融资事件最多的两大领域分布在平台和硬件,占比分别为36.84%和36.56%;视觉技术和基础技术占比达到11.39%和6.61%;但语音技术仅为1.69%。

张昊直言,将人工智能纳入“新基建”是基于人工智能当前发展路径的准确定位。“因为人工智能作为一种底层技术基础,只有构建行业应用乃至商业模式闭环,才可能形成真正价值。而过去几年之中,人工智能作为概念被热炒而未能实现突破的原因,也在于基础不成熟,构建行业应用更无从谈起。”

他进一步阐述说,基础设施的建设注定是投入大、周期长,短时间无法形成直接经济回报。

“这样意味着需要政策机制的有效引导,以及大量资金投入培育行业真正走向成熟。这个过程中需要市场化投资与政府投资形成一定联动。”

对此,张昊建议,应发挥市场化投资专业性、灵活性的特点,有效遴选优秀的企业;同时发挥政府资金长期、引导扶持为先的特点,共同帮助人工智能基础设施类企业渡过艰难的发展期,进一步走向成熟。

他特别提醒,在产业化落地的基础设施尚未完善的阶段,人工智能企业大多还处于技术研发以及寻找适合的应用场景的阶段,这个是目前整体社会和市场所处阶段所导致的必然结果,很少有企业能够超然于当前阶段。在此基础上,人工智能企业应避免为了融资不断炒作概念、推高估值的行为。

“因为资本也不再为仅拥有光鲜的团队背景、前沿的理念,但是不具备落地能力的企业买单。人工智能企业应尽可能地找到与自己技术特点最匹配的应用场景,多在该领域进行技术、产品、项目沉淀,除技术能力外还需要积累工程经验和能力,尽快能够实现自身造血能力,才有可能增强生存、发展的能力。”张昊说。

在后疫情时代,尤其是美国对我国的尖端技术领域进行限制的当下,大力建设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基建行业的战略意义非常重大。张昊预计,“在政策的引导扶持、技术持续发展、归国人才越来越多的形势下,人工智能行业在企业数量和应用领域一定会迎来井喷的景象。”

在大部分投资人眼中,井喷之下蕴藏着投资机遇,不少机构在人工智能领域加快了投资步伐。

尽管如此,凭借其身在投资行业多年的切身体会,张昊断定实现可大规模替代人工的行业应用为时尚早,还需要基础设施层以及功能模块层的技术和产品进一步发展、成熟。

在采访的最后,被问及对人工智能的投资行情的整体走势判断时,张昊沉思了一下,对记者说道,在一定时间内,仍然会以ToB应用场景为主。“由于ToC应用场景的复杂性、特异性及信息的不可预测性,所以除非技术有重大突破,想要实现ToC场景的应用有一定难度。”他透露,金融科技、安防、工业制造、封闭场景下的交通运输、医疗等最有可能实现早期应用。

本文刊登于《科技与金融》杂志2020年10月刊

欢迎订购本刊

(如需转载请与融哥联系)

文章评论

我来说两句 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暂无记录
发表评论